• <form id="mlgdd"></form>

    <em id="mlgdd"><object id="mlgdd"><input id="mlgdd"></input></object></em>
  • <rp id="mlgdd"></rp>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散文 > 正文

    劉廷兵:八廓街的色彩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劉廷兵    日  期:2022年4月26日     

     


    拉薩的八廓街,建筑構架別拘一格,色彩搭配獨具匠心,有一種生活方式的自洽,散發出濃烈的藏族生活氣息,充滿藏族傳統文化魅力。

    眾多的環道和小巷,開枝散葉般伸展,密密麻麻的房屋,光明磊落地綻放著漫天色彩,擁擠的空間卻有一種自在和悠閑。以乳白色為主,絳紅色、黃色、藍色、黑色、綠色、金色等鑲嵌其間,只有對美學的理解,沒有對金錢和技術的臣服,說不出的溫柔和從容。

    整體上房屋間距近,光線反射強,相互影響明顯。質地有一種歷史的光滑,又顯得色彩鮮艷,非常符合色彩的原理?粗缺本┖辔,比徽派庭院耐看。

    那乳白色和絳紅色墻體,即使從平面視角也能看見歲月和藝術浸染后融洽的痕跡。面對乳白色墻體,似乎連生活都是奶制的;面對絳紅色墻體,似乎連聲音都是紅色的。這種簡潔和質樸里,散發出時間的光澤。光澤里有顏色,有芬芳,還有藏族人追逐自己夢想的方式。

    白色意味著雪域,也是中國傳統最初的顏色,乳色融入了牦牛的生命,乳白色表達出藏族人崇尚純潔和頑強的生命力量。深沉的紅色似生命在黃昏跳動,金黃色如同朝陽般美好,其他顏色如格;ò愣嗖,房屋由此以生命方式在追求著什么。顏色如歌聲般的清唱,浸潤成了一朵生活方式的浪漫。

    隨意停下腳步,仰望墻上,那紅得斑駁黃得蒼老的痕跡,滄桑得明亮,一點不掩蓋晦澀。殘缺得樸素、謙遜、自然,不圓滿處恒久、平靜,在沉寂中傳遞著一種難言的意會。無論斑駁或暗淡,都奇妙地增強著美感。

    室內暗含錦繡,裝飾或擺件的顏色,以及物品的色彩,都承載著較多活性,與室外搭配得大膽和深刻。金色、白色、黃色、黑色、紅色、藍色、綠色等可以很光亮,也可隨光線的暗淡一直弱化,但無法消逝韻味。這種不完美中的美超脫了物性的牽絆。這里的色彩世界,一點不拒絕其他色彩侵入,并藝術性地隨時間沉淀。

    金色是室內的主色調之一,主要不是在表達富貴,而是在表達精神上的崇拜,有對藏傳佛教的敬畏。不管色彩多么豐富精妙,室內都有一種金屬般的寂靜。這種寂靜使金色的鮮艷看起來有點老舊和重復,充滿歲月的美感。

    在當地的氣候條件下,建筑的內部構造能使色彩較好地配合生活的內容,從而較好地容納生命的力量,并藝術地洋溢出一絲佛教精神,無形中增強了信仰的超自然意識美。

    室內室外顏色對我心靈的夾擊,使我有了一絲向夢幻靠近的感覺。

    表面上看房屋內外滲透的氣息在美感上彼此無關,卻總使你看著室外的色彩想像室內是繁華、飽滿、神秘和無盡。

    心里流淌起一股藝術向往,通過自身的方式在等待,讓你欣賞、靠近、住下、融溶,偶爾還有一縷美妙在撫摸。此刻,再堅硬的心,也柔軟起來。

    幢幢房屋,都有一份厚重。

    幽深的八廓街陽光清澈,眼底有明晃晃的亮,色彩沉淀出的光澤,使心上的陽光有了叮叮咚咚的聲音。

    我有一種錯覺,模糊的都清晰了,淺淡的都鮮明了。

    其實八廓街的藝術氣象,還充滿一種佛性的神秘。也許是大昭寺神址般屹立在中心的緣故。

    大昭寺廣場,有兩個與香灰顏色一致的巨大藏式香爐,近旁兩根五彩的經幡護衛著金碧輝煌的大門,在此佇立的人,都會被金頂上天晴下雨都閃耀的光輝,把人生的冷暖慰藉一遍。

    門前的青石板上,藏民五體投地的身姿、等身長頭的深深印痕,表達著心愿完成即是燦爛的執念,貧窮、哀傷、死亡就那么一回事。

    信眾的面容不見痛苦和喜悅,只有平和。平和得像頭頂的天空,湛藍湛藍,一塵不染,有一種信仰讓思想蒼白的味道,絲毫不見精神的羸弱面。那直面一切的神色,比死亡帶來的安詳還安詳,把金頂的光芒都鎮得寂靜了。

    寺院的建筑風格和色彩,好像金光閃閃的殿宇輸出著仁慈的光,迎接著信眾虔誠抵近的腳步。我體會到能帶來光亮的東西的貴重。每一面墻都經過細心的擦抹,每一扇窗都是精雕細琢,充滿色彩的暗示。

    大昭寺似乎在表達,它的明亮能把生活照亮。

    殿堂內神像眾多,活動空間狹窄、低矮、密閉,充滿酥油和藏香燃燒的味道。描眉化眼、穿金戴銀的佛像,在酥油燈光下閃著金色光芒,看起來圣潔、威嚴。 佛的手勢,似乎都在令信眾的信心縱繼橫移。

    許多大的、重的、高的神像和圣物蘊育出神圣莊嚴的氛圍,透過衍射的光線光彩奪目,強調著佛法的趣旨奧義,仿佛唯有如此才容易與神靈溝通。

    色彩的神秘力量纏繞上縷縷余情,釋放到寺外,彌漫到八廓街斑駁的墻上,使天地的顏色都在隨情感流瀉。

    大昭寺,有了一絲歲月的重量。

    被佛性照拂的地方,有了神話加身的樣子。而八廓街熱鬧的市井景象,不但沒有與大昭寺割裂開來,反而通過色彩汲取著宗教情感的營養。

    似乎藏族人豐富細膩的情感,在大昭寺的色彩涌入文化和美學共同的入口時,連接起了傳統的方方面面。宗教、文化、服裝、飾品、天象、地理、舞蹈、詩歌等無一幸免。

    迎面有幾個拉薩市第二小學的藏族小姑娘走來,綻開的笑臉似一朵清瘦無比的格;,有一種高原風雪無法摧毀的美麗。我隨她們來到一家被乳白色箍得牢不可破的“香味老涼粉店”,店面狹小,品種不多,卻有好幾種顏色。有兩個小姑娘的服裝多彩而不艷麗,但還是把暗淡的空間繽紛了起來。那清秀的身姿,有與自己和解的淡然,有與春風沐浴的親近。我坐在矮小的長桌前,吃著藏式小吃,突然自己覺得渺小了,似乎唯有彩而不艷的服裝才能經受住屋子的容納,似乎店里的食品多彩才有味道。一出狹窄的門,面對狹窄的街,陽光把小姑娘活潑清澈的眼神完整為高原草葉的純樸,任何時節都有一絲清涼,強烈的陽光只是深隧了眼睛罷了。

    拉薩藏族人的生活就是這般的充分和自在,使生活本身有了藝術的味道。

    藏族人為生活而裝扮的美學,絕不是一個雪域高原那么簡單,而是線條與色彩同在,即便雪山消融,早晚同樣有光澤般的情調。

    流動著欣賞八角街的顏色,就像走進幻想的拱門,一切都飄忽起來。色彩的調子,彰顯出居住者的合理的、適宜的生存方式。

    色彩的藝術本來是無法規則和預測的,但是由于大昭寺的無形牽引,民居也像佛像一樣擁有了莊嚴和諧的美感,所有外在的形式都服從內在的表達,寄托著藏民們美好的祈愿。

    對于生存,浪漫是一種奢望。對于生活,浪漫不可或缺。八廓街在用色彩的溫暖輕輕訴說。大昭寺就是在這般遵循大自然本性的藏式民居中,強化著信仰和生活的溝通。

    拉薩再多的美景都抵不過當地人生活的態度——不爭卻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