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mlgdd"></form>

    <em id="mlgdd"><object id="mlgdd"><input id="mlgdd"></input></object></em>
  • <rp id="mlgdd"></rp>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散文 > 正文

    金澤明:我是怎樣接受母親離世的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金澤明    日  期:2022年4月26日     

     

    母親是正月二十六日子時病逝的,享年75歲。母親病逝的最后時刻,我和弟弟,以及母親的小孫子、幺兒媳婦,還有她的大兄弟、幺兄弟和大兄弟媳婦,妹妹和妹夫,姨侄兒,姨侄兒媳婦、姨侄女,以及街坊鄰居都守在她的病床前。

    去年12月22日,母親住進了重慶市腫瘤醫院。就在那天,醫生告訴我說,母親患了癌癥。從那天起到225日晚上母親病逝之前,歷時兩個多月,她都沒有受到病痛的折磨,她走得很安詳。

    母親出院以后,在我重慶的家里生活了一個月。臘月二十三日,按照母親的愿望,弟弟開車把母親從重慶接到家鄉吹角老街大舅家里,從母親被接到大舅家里那一天開始,到母親在我們家的老屋里病逝,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每天都有街坊鄰居、親戚朋友和父老鄉親去看望和陪伴她。陪她說話,陪她聊天,擺龍門陣給她聽。母親臨終前的時光,稱得上是她的幸福時光。

    母親生前說,她不怕死,但怕痛。慶幸的是,她從生病到病逝,都沒有經歷病痛。唯一的遺憾是,她病逝之前的正月初二傍晚,左腳股骨頭骨折了,她只能躺在床上不能走動。其實,她的左腳股骨頭骨折是由她的癌細胞擴散到了左腳股骨頭導致股骨頭壞死引起的。

    母親被檢查出肺癌晚期時,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身上八個位置。醫生說,母親只發現上顎爛了出血,感覺不到身上任何部位疼痛,這是一個奇跡。

    為了讓母親多活一段時間,我們一直沒有把母親的病情告訴她。母親出院以后,在我重慶的家里生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原本打算留母親在重慶過春節,但最后我們都尊重她的意愿,全家人都回吹角過春節。母親被接到大舅家里以后,她把她的后事做了全面詳細的安排,她安排她的幺兄弟,在她病逝以后負責買菜安排伙食,一定要把伙食辦好。她的墳墓、棺木、壽衣、遺像,都是她生前做好了的。母親說,生死由命,她命中注定只能活75歲,她的病治不好了,她沒有任何遺憾。

    母親是一個勤勞善良、尊老愛幼、和睦鄉鄰、樂于助人的人,頗受街坊鄰居、親戚朋友和父老鄉親的敬重。母親在去年12月21日,乘坐高鐵來重慶看病,1222日早晨,我把她送到重慶市腫瘤醫院進行身體檢查,醫生安排她住院檢查,她說這是她第一次住院。意想不到的是,這是她第一次住院,也是她最后一次住院。

    母親是一個幸福的人,她的一生平凡而又偉大。母親離世以后,我常常處于哀傷之中,頭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我經常夢見母親,從夢中醒來時,總是淚流滿面。我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接受母親離世。

    關于人要多久才能接受親人離世這個問題,心理學有個“庫伯勒-羅絲模型”,也叫“哀傷的五個階段”?梢杂脕斫忉屓藗兣c已逝親人告別的過程。

    一、否認

    “不會吧,不可能!”

    “不是一直以來都好好的嗎?我昨天還……”

    不愿意承認親人去世的事實,這是一種心理防御機制,是對死亡的本能抗拒。

    例如,有人會反復夢到去世的親人還活著。

    二、憤怒

    “為什么要拋下我?”

    “不公平!”

    “都怪你,要不是你……”

    “一定是因為……才這樣的!”

    三、懇求

    “如果能夠重來一次,我一定……!

    “如果可以……我愿意犧牲一切!”

    “我求求你……”

    四、沮喪

    “我好想你……”

    “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到了這個階段,人已經感覺到很無助了。意識到了死亡的無能為力。開始悲痛的哭泣,情緒難以控制。

    五、接受

    “只能這樣了……”

    “沒有辦法了……”

    開始承認親人死亡的事實,開始重新生活。

    “庫伯勒-羅絲模型”的五個階段不一定按特定順序發生,也不一定每個階段都會發生,但至少會經歷其中兩個階段。如果我們在某個階段被困住,哀傷的過程沒有完成,就無法完成療愈。

    很多人看起來是接受了,其實還在堅守。以后一旦遇到類似的刺激,又會深陷悲傷。這也是很多人在親人離世后陷入抑郁的原因。所以,要允許自己悲傷。但是,只有接受親人離世,才能開始正常的生活。

    怎樣才能接受親人離世呢?

    一、減少自責

    有時候,最痛的不是親人的死亡,而是強烈的悔恨、自責,帶來的痛楚。

    “如果我當時……就不會死!

    “如果我當初……就不會留下遺憾!

    這種難以諒解自己的自責,如同噩夢一般,讓人深陷痛苦,難以自拔。

    我們應該減少自責!沒有人能為其他人去負責。如果無限擴大因果關系,無限追責,那么逝者身邊的人,都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解釋得通的。換個角度,如果你是逝者,你希望父母、配偶、子女來承擔責任嗎?你會認為你的死亡是別人造成的嗎?我相信,你一定不會!

    二、快樂不是背叛

    當親人去世一段時間后,你可能開始淡忘,開始不那么悲傷,甚至有了笑容。于是你反復提醒自己:“至親去世,我必須悲傷,我不可以快樂,否則就是對逝者的背叛!

    這種想法,使你害怕走出悲傷。但實際上,如果你的至親還活著,他會希望你怎樣生活呢?

    我想無一例外,都會希望你過得好,過得幸福。所以,快樂不是背叛。

    懷念的形式,不是只有悲傷。例如:保留親人的遺物,去墓地探望,跟親人對話,完成親人的遺愿等等,都是你和逝者之間的精神聯結。

    4月10日,農歷三月初十,是母親燒七的日子。給母親買山納七、燒七、封七的祭祀活動結束以后,兒子、老婆和我,弟弟、弟媳,大表哥、大表嫂,四舅,四舅娘,穆模姨叔,黃明芝小姨,王啟勇幺爺等,我們一大家子人在大舅家里吃午飯,大舅和大舅娘擺了兩桌豐盛的農家菜。我們舉杯把盞,暢所欲言,用一種積極的心態來懷念母親。

    午餐結束以后,兒子、老婆和我與大舅、大舅娘,以及家鄉的親人道別,然后乘坐弟媳開的車去綦江高鐵站。

    乘坐綦江站至重慶西站的高鐵返回重慶以后,我終于從母親離世的哀傷之中走出來了。生活總是要繼續的,生者節哀順變,好好地生活,才是對逝者最好的慰籍!

    “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标庩栂喔袈愤b遠,我們和母親身處陰陽兩界,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