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mlgdd"></form>

    <em id="mlgdd"><object id="mlgdd"><input id="mlgdd"></input></object></em>
  • <rp id="mlgdd"></rp>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羅玉平:王雨小說歷史文化內涵淺析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羅玉平    日  期:2022年4月25日     

     

     

    近年來,王雨因他的長篇小說《填四川》《開埠》《碑》“重慶移民三部曲”(分別在人民文學出版社、重慶出版社出版)頗負盛名!短钏拇ā繁槐本┤缫饧橛耙暪举I斷版權,改編拍攝為了32集電視;他改編的話劇劇本《開埠》發表于《四川戲劇》2019年11期,獲田漢戲劇獎,重慶市話劇院朗讀公演;他改編的電影劇本《碑》發表于《中國作家》影視版2019年8期,重慶鼎盛影業公司正籌拍電影。他還將《填四川》改編為了京劇劇本,發表于《四川戲劇》2021年12期。

    這些都與王雨小說歷史文化成功開掘有關。

    湖廣填四川,從元、明到清歷經數朝,歷史久遠,文獻浩瀚,莫衷一是。進行小說創作長期以來無人問津。王雨從眾多歷史素材中,著眼點放在清朝的康雍乾年間,在《填四川》中選了一個非常好的故事:寧家三代在“填四川”過程中的悲壯家族史,以點帶面地寫進了作品,把歷史復原了。作品自四川荒蕪告急、康熙頒布“填川詔”開篇,以重慶榮昌為主背景,編織出一幅戰亂之余,庶民百姓得以休養生息、民族血液得以延續、生產力得以發展、社會得以進步的巨幅畫卷。

    《開埠》承接了《填四川》的移民故事情節和人物命運關聯之外,著重圍繞重慶開埠這一重大歷史事件,在思想情感和人物性格等方面所發生的種種波瀾,展開了豐富而深入的藝術描寫,勾畫出生動而富有時代特色的重慶近代移民史的歷史畫卷。

    在《碑》里,以《填四川》的寧徙、《開埠》的寧承忠的后輩男兒寧孝原為主人公,以寧孝原與趙雯、倪紅兩個重慶女子的情愛糾葛為情節主線,再由他的毛庚朋友黎江、袁哲弘、柳成、涂啞巴與他們的一些糾合生發出四條情節支線,進而廣及于重慶本土以及外地的社會上下各色人等,編織出了民國時期陪都發生的一個既有歷史溫度,又有時尚元素,傳奇色彩極濃的重慶歷史故事。

    重大題材的發現與駕馭,不僅證明了王雨是一個有眼光有膽識并善于發現和駕馭重大題材的作家,更重要的是,王雨小說寫出了幾百年來的重慶移民史,填補了文學作品的空白。

    王雨的文學敘事,主要是以重慶民間特性為主,帶著濃郁的本土文化氣息。巴渝文化年湮世遠,歷史上從秦漢后以漸漸趨淡。溯流追源,作為一方地域文化的發源地,至今尚可在重慶人身上找到歷史痕跡。重慶人的豪爽耿直的性格,雖然是許多要素交相作用的結果,但的確是本土文化的現代體現。

    晉代常璩在《華陽國志·巴志》里明確指出,漢末巴郡的“江州以東,濱江山險,其人半楚,精敏輕疾。墊江以西,土地平敞,姿態敦重。上下殊俗,情性不同!卑陀迳剿颉盀I江山險”與“土地平敞”的差異,而熔鑄了“殊俗”與“情性”。歷代巴渝住民都在山重水復、山險水激的生態環境里求生存謀發展。山山水水以其艱難險阻,磨煉、砥礪出了人們如山般的剛勁博大氣質、如水般的柔韌勇毅精神。在很多地方已不存在的東西,重慶卻還有這樣的“活化石”。這也是王雨書寫本土歷史文化時,能夠駕輕就熟的一個主要根基。巴文化的豐富、多樣、神秘,實質上是東方文化的典型。歷來崇尚豪爽的重慶住民,不僅講究為人豪放爽快,而且開放包容,在商業活動和人際交往中守規矩,重誠信,說話爽直明快,做事干脆利落,決不欣賞曲里拐彎。重慶人把這樣的語言、行為和氣質統稱為耿直,普遍持久地引以為榮,積淀為群體性格。時迄于今,耿直不耿直,儼然成了品評重慶人的第一條準則,也成為重慶人評價他人的心理基線。加上重慶在地理位置上因長江、嘉陵江兩江環抱而形成渝中半島的重慶主城,兩江四岸綿延近百公里,行船往來成為古代重慶交通之首選,形成了極富特色的重慶碼頭文化。朝天門、望龍門、通遠門、臨江門等九開八閉十七座城門。與這些城門相對應的則是一座座碼頭,碼頭上下涌動的人流,以及圍繞這些人流所形成的吊腳樓屋、河街店鋪。茶館酒肆等五光十色的碼頭生活形態。字水宵燈、龍門皓月、黃葛晚渡、海棠煙雨作為生長在這片奇特地理環境中的人的生活結晶,展示了重慶人的生活方式及其所蘊含的人文內涵!耙泼袢壳睂Υ硕家邢喈斬S富精致的描寫。

    所以,王雨的小說不僅對重慶城市沿革、歷史文化乃至方言習俗等翔實的描寫,尤其對重慶的移民文化、抗戰文化給予了集中展示,可以說是對重慶文化的一次富有深度的新開掘。

    小說人物塑造是小說創作中最重要的一環,也是王雨“移民三部曲”值得點評的重要方面。王雨小說的人物塑造,其性格刻畫是頗見功力的,從官府大員到流娼妓女,從革命者到市井小民,從士紳名流到地痞流氓等,無不栩栩如生歷歷在目。

    《填四川》中,王雨為我們塑造了主人公寧徙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寧徙因為家教嚴格,天性聰穎,從與常維翰戀愛結婚起,就是一個世間罕有的賢妻良母,她為常家生育了三個子女,并撫養他們長大成人,其中一個還成了狀元;她與丈夫失散后,帶著孩子獨闖四川,在人生地疏的榮昌扎根,安家置業,先是務農,后又經商,建起了好幾家小作坊,成為創業進取、自強不息的典范。她為人良善,待人寬厚,收養了窮鄉親老憨,救護了弱書生趙書林,還總要想方設法地對付惡鄰趙秀祺的糾纏、惡官宣貴昌的欺壓?梢哉f,在種種困厄、重重危難中,她像一個弄潮兒一樣,搏擊風浪,勇敢前行。在這個人物身上,差不多集中了作者關于女人和好人的所有想象。她有才有貌,有膽有識,有情有義,有文有武,集真、善、美的種種品德于一身,擎起了移民的一面旗,頂起了榮昌的一片天。如此完美又引人的女性形象,在歷史小說中并不多見。作者著力塑造了這樣一個罩著神性光圈的形象,而這個人物也支撐著作品的敘事,闡釋出作品的主題,確實構成了作品的重點與亮點。

    《開埠》中,除承接了《填四川》的移民故事情節和人物命運關聯之外,著重對移民女杰寧徙的后裔與客居地文化的融合以及圍繞重慶開埠這一重大歷史事件,在思想情感和人物性格等方面所發生的種種波瀾,展開了豐富而深入的藝術描寫,勾畫出生動而富有時代特色的重慶近代移民史的歷史畫卷。其中,尤其對寧承忠對于重慶開埠的矛盾心理和逐漸認知過程進行了細膩的描寫,使傳統移民形象在新的歷史背景下獲得新的時代內涵和藝術感染力。

    《開埠》還塑造了一位江湖女俠喻笑霜的形象。小說通過喻笑霜的描寫,既深入刻畫了重慶女性敢作敢為、潑辣豪爽的性格特征,又從一個方面對重慶及川東地區文化給予了極富特色的藝術展示,在某種意義上填補了這一地域文化的審美表現空白。喻笑霜本是萬縣碼頭“一壺醉”餐館的小老板,從小跟隨父親弄拳習武,耳濡目染養成江湖豪氣。父親參與歷史上的重慶教案被朝廷追捕出逃萬縣,父母因瘟疫身亡,給她留下了“一壺醉”餐館。喻笑霜出于生命的本能,對魁偉正直的朝廷官員夔關監督寧承忠一見鐘情,以后又因意外獲助,成為武哲嗣的干女兒。作品不吝篇幅對近代重慶地方行規行話做了相當深入的藝術展示,尤其細膩描寫喻笑霜熱情似火,以及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俠義性格,并把這種傳統的俠義性格與小說中圍繞重慶開埠所涉及的愛國和正義品質聯系在一起,對俠義性格的女性形象作了全新的審美詮釋,使喻笑霜成為《開埠》一書中最靚麗的藝術形象。

    《碑》中的寧孝原,是《開埠》中寧承忠的后裔,他生性剛毅決絕的舊軍人形象塑造十分生動飽滿。他既不同于時代女性趙雯,缺少理性引導和現代文化濡染,思想行為更多原始的樸素與隨性的盲動;也不同于宗法社會中的男子,循規蹈矩。他的非分之想和越軌之舉包含著不守禮法、蔑視規矩的野性。他自恃才智過人,不斷為虛榮浮華所驅動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在經歷許多磨礪后,他不斷走向了成熟。從他的身上很隱晦地寄托了作家對一個重慶男子洋溢的蓬勃而健旺的生命活力的贊許。

    這些都是王雨深厚的文字功底才能寫出的東西!耙泼袢壳敝,對重慶的各種民俗風俗的描寫,更是讓土生土長的重慶人也會感觸良多。其中很多風俗都是自己聞所未聞的,但卻被王雨先生描寫得如此細致,可想其文學知識之淵博。

    王雨的《填四川》《開埠》到《碑》移民三部曲,從清朝寫到民國,從鄉村寫到城市。王雨借小說人物對本土文化的思考是獨特的,這種反思與尋根所反映的更多趨向于本土文化重新發現和傳統文化的尋根,而王雨的立足點更多在于借本土文化反思現代文明;王雨的本土文化呈現也并非局限于地域情懷中,而是應用對比的思維對本土文化進行發掘,這種對比思維恰恰是當代小說的審美追求和藝術特色。

    “移民三部曲”因故事曲婉而傳奇,讀來相當地引人入勝。這是作品的亮點同時也是其不足,由于過于偏愛傳奇性的故事,作品在故事的設置上,敘事的鋪排上,過于密集而曲折,一些人物呈現在故事中,也淹沒在故事中。好在我們記住了寧徙、寧德功、寧承忠、喻笑霜、寧孝原和趙雯,這些人物形象,為我們呈現了一個朦朧的詩意的神秘的巴渝精神世界。


    (羅玉平:重慶出版集團/重慶出版社副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