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mlgdd"></form>

    <em id="mlgdd"><object id="mlgdd"><input id="mlgdd"></input></object></em>
  • <rp id="mlgdd"></rp>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其他 > 正文

    萬龍生:略談六行詩創作

    ——《六行弦歌集》*自序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萬龍生    日  期:2022年3月15日     

           

    我在《格律體新詩之定行詩芻議》一文結語中說:以作品來證實格律體新詩主張者和實踐者的詩觀詩見,這是當前最為重要的努力目標。而在具體方略上,我以為多寫定行詩,是一條可行之策,值得引起高度重視。以此為突破口,一定可以擴大影響,吸引更多的愛詩者吟誦,欣賞,直至加入創作的隊伍。已經有足夠的事例說明,擅長詩詞的朋友,也可以加入我們的隊伍,在“相體裁衣”中大顯身手。定行詩的推行,一定能造成多出詩才,多出好詩的局面,而最終改變中國詩壇目前的畸形狀況,改變何其芳所指出的“偏枯”現象?梢灶A期,幾種定行詩確立之日,便是格律體新詩成功之時!在漫長的格律體新詩追求之路上,我曾以很大功夫對四行、六行、八行、十四行幾種定行詩進行探索,每種都有為數不少的作品。因為相對而言,其中的六行詩尚未引起足夠重視,我就趁此機會把所作六行詩整理成集,以供識者鑒之。

    本集的主體是《紫貝俯拾集》,加上其他幾輯,另附幾首拙作的和詩,以顯示格律體新詩之定行詩的唱和功能。在此,對參與唱和的詩友表示誠摯的謝意。余于2014年12月4日飛抵海南文昌避寒,住清瀾開發區椰海尚品,陽臺直面大海,早晚可聞濤聲,可沐海風,誠平生未有之體驗也。豈可有無詩之愧耶?9日凌晨,首得五首,天明后再得一題,均為當年夏天在貴州習水山中避暑所詠之六行體。其后陸續有得,隨寫隨添,三月之后,已得詩百余首矣,賜我以意外之喜,遂將這些作品名之曰《紫貝俯拾集》。蓋因此地古名“紫貝”,美哉!此地詩料之豐富,簡直俯拾即是,有緣遇之,算我有福吧。說是俯拾即是,也不盡然。這次創作誠然是極佳的機遇,但是機遇從來不會賜予沒有準備的人。海南這一塊寶地之所以能成為我的福地,還得依靠“有心栽花”的虔誠,依靠長久以來格律體新詩的習練。我以前曾說寫八行詩是在“螺螄殼里做道場”,可以有許多節式、韻式的變化,這次在六行這個更小的“螺螄殼里”,我仍然有意識地這樣做,雖然以整齊式為主,但是在行式、節式上也體現了諸多變化,絕不是“千篇一律”;因題材表現的需要,也偶作參差式。而且在韻式上也變化多多,還以退格排列體現韻式,希望讀者察之。這樣并沒有破壞建筑美,而且似乎有了另一種韻致呢。是不是?讓我特別高興的是,這種集中于一體的習練,可以證明格律體新詩之定行體如同之前中外各種定行體短詩如同古詩中的律詩、絕句一樣,對于多種題材的適應性,因之也就證明了定行體在格律體新詩中發展并得以成立的可能性。雖然這次我是專注于六行體,其他定行體也就“同理可證”了。應該說,這是在作品本身之外的收獲吧?這次的創作經歷是非常輕松愉快的。我在把一部分作品發給一些朋友時附言中說,這種六行體的容量相當于七絕。我感覺也就像是在寫一首首七絕呢。有一點詩的感覺, 就開始有意識地發散,拓展,然后往那個“容器”里裝就成。有時候快得很,真是按鍵立就,如有神助。其實無他,這只是充分體現了格律的工具性,有這么一個工具,就做得到熟能生巧,得心應手,甚至運斤成風,如同宋代那位賣 油翁的三字訣:“手熟耳!”說實在的,現在倘叫我寫那種不講什么規矩的自由詩,我反而會縮手縮腳,不知所措,難以下筆。這次的創作經歷,外在機遇與自身需求“一拍即合”的佳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此我特別珍惜這些偶拾的“紫貝”,當然也希望會有朋友同樣喜歡它們。令我欣慰的是,已經從多種渠道得到了一些反響:一位不相識的朋友hekenxuan回信說:大作典正蘊藉,佩服!斯原兄則風趣地說:您到海南開了一個工廠,每天揀一些免費的材料,把它制造成寶貴的詩歌,待到返鄉創業,當那詩廠的老板。

    而從更高的層面作出評價的是著名詩詞家熊盛元先生,他在讀了一些最初的篇什后回信寫道:“ 新體格律 , 融中外古今于一爐 ; 且能于興象之外 , 蘊含哲理之思致 , 雋永深沉 , 兼而有之! 雖然不無過譽的成分,但是一位詩詞家能夠如此看重格律體新詩,則使我感覺到沉沉的分量。

    看來,這些小小的紫貝還是有一點觀賞價值的。算我沒有白白地一次又一次彎腰俯拾吧。甚善,甚幸! 其實,六行體已經有一些詩人做過有意的探索。例如梁上泉先生就出過一本《六弦琴集》,上海的盲詩人李忠利也出過六行詩集呢。相信更多的詩人有意于此,當能使六行詩成為一種為讀者喜聞樂見的詩體。不過也不能不講規矩,湊足六行就算數。我是把六行詩視為格律體新詩中“定行詩”之一種看待的。

    在《格律體新詩之定行詩芻議》一文中,我談到了自己的六行詩《在這嚴寒的日子》,曾引起詩友們的興趣,和詩多達數十首!吨腥A詩詞》主編高昌先生讀后特地在微信中留言道:“這首初次讀,有驚艷的感覺。樸素平易,深沉雋秀!痹诖宋闹,我還說:其實六行詩古已有之,試舉二首佳作為例,完全可以證明六行詩大有可為。如白居易的《李白墓》:

    采石江邊李白墳,繞田無限草連云。

    可憐荒壟窮泉骨,曾有驚天動地文。

    但是詩人多薄命,就中淪落不過君。

    再如柳宗元的《漁翁》:

    漁翁夜傍西巖宿,曉汲清湘燃楚竹 。

    煙銷日出不見人,唉乃一聲山水綠。

    回看天際下中流,巖上無心云相逐。

    當然,不言而喻,《浣溪沙》《如夢令》詞牌不也是六行詩嗎? 最后,希望這本薄薄的集子,對于格律體新詩之定行詩的確立有所助益。果如此,則不會愧對賜我以靈感的大海與山林了。

                  

    后 記


    關于格律體新詩定行詩之一種的六行詩,有關問題在前言中已經說清楚了,本來無須再饒舌。我只是想就“定行詩”問題再補充幾點:

    一、必須強調,“定行詩”是放在格律體新詩的總體框架中的,那種只是定行,而不講其他格律規則的作品,不在此列。

    二、定行詩在遵從格律體新詩規范時,一樣體現了“無限可操作性”的靈活多樣性。除四行詩只能是整齊式,六行、八行、十四行詩都可以寫成整齊式、參差(對稱)式和復合式。而四行詩的行式(即字數與音步數)也可以有諸多變化。就不再加以論述了。

    三、四行詩有一個特例,就是“漢語柔巴依”:柔巴依本來是古波斯的一種四行詩體,經由英國詩人菲茨杰拉德將歐瑪爾·哈亞姆的《柔巴依集》譯為英語,已經成為在全世界廣為流傳的一種詩體。漢譯柔巴依出現了許多版本,以黃杲炘的譯文最為成功。目前,格律體新詩界已經普遍采用黃氏譯文的十二言五音步行式。于是這種“漢語柔巴依”便成為四行詩中的一個特例。也就是說,其他行式的四行詩就不要再成為“柔巴依”了。

    四、根據古今中外各種語種詩體的發展態勢,定行詩都是至關重要的?梢灶A期,幾種定行詩盛行,創作繁榮之時,就是格律體新詩成功之日。

    五、六行詩在其他定行詩之中,發展要算較晚的,但是其表現力已經毋庸置疑。她必將成為定行詩家族中不可缺少的一員。

    寫到這里,不妨將我近日寫的兩首六行詩錄之于后,略加分析,以說明問題。

    一首是多年后與幾位詩友同游北碚縉云山黛湖后寫的《題合影》:

        

    是湖光山色使你們更美?

    是你們為湖光山色添彩?


    ——問誰能有必須的智慧

    能夠把這個疑團解開


    ——這本來不成問題

    山靈在一旁悄語


    從形式上看,這屬于整齊式,但是卻每節行式不同,呈遞減狀。寫湖山與人和諧同美,能夠引人遐想吧。

    另一首是我到湖北浠水參觀聞一多紀念館后寫的:


    我本來是個無神論者

    卻又拜倒于聞氏豐碑


    盡管這詩壇自由稱霸

    終歸與詩的本質相違


    既然門前流水尚能西

    不信東方詩魂喚不回


    紀念館建于清泉寺舊址,蘇軾的名作《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就寫于此,其中有句曰“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我借此表達創建新詩格律的信心與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