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4ar1s"></th>
    <rp id="4ar1s"></rp>

  • <tbody id="4ar1s"><pre id="4ar1s"></pre></tbody>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散文 > 正文

    中國節☆中秋|葡萄:蔥蓮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葡萄    日  期:2020年9月21日     

     

     

    每逢佳節倍思親,多年以前的中秋,我總是從重慶機場飛越秦嶺山脈,抵達陜西西安,古都的一隅住著我的父母,時光在一年年飛逝,父母在日漸衰老。而今,我扎根重慶,父母也遷至這個夢幻般美麗的山城,中秋,自然在重慶感知溫馨。

    每逢周末和節假日,我從居住的渝北掠過江北、渝中,越過渝澳大橋、長江大橋,穿過穹隆布滿星星點點的隧道,抵達南岸看望父母,財財總是趴在樓道里,第一個迎接我。等我和父母打過招呼,收拾停當,它會帶我上樓頂看看小英姐的菜園。

    財財守護著這個菜園,偶爾鉆進籬笆啃啃草,撒一泡狗尿澆澆菜。它喜歡這個菜園,這是它最快樂的天地。

    它是一條健壯的馬犬,最早住在這單元里頂樓的一戶人家,那家小主人搬走,它執拗著不肯離開,新搬來的老主人和它彼此難以接受,春夏秋冬,它就住在了樓道里。鄰居們有啥吃剩的都給它,讓它不至于太餓。偶爾,以前的主人也會來看看它,它親熱如初。

    財財也曾戀愛生育,在樓道的紙箱里甜蜜地喂了幾天奶,當了幾天娘,某日,嗷嗷待哺的小狗被人悄悄采用酷刑殺死了,沒留下一個活口。財財憑借嗅覺深知誰是狠毒的劊子手,但它沒去報復,沒去傷人,它哀傷地低嚎,依舊生活在樓道里,孑然一身。

    這十余年來,有的房屋更換了住戶,財財欣然接納,不吭一聲;凡是上了年紀的人來此地造訪,它也不吭一聲;遇見陌生的年輕人,它會汪汪地嚇唬幾聲。你只需給它說一次:“財財,這是家里的客人,不要吼!彼⒓粗棺×俗。此后,不論這客人是否一年來一回,它都不會再吭聲。漸漸地,我們看見它的胡子和嘴都白了,它老了。

    自從某天我撫摸過它以后,它每次看見我總會把大腦袋伸過來求撫摸。我想,它是渴望愛的。從此之后,我和它之間總是涌動著一股溫泉般的情感,宛若相敬如賓的佳鄰。

    這個周末,一上樓頂,財財就把我帶到一大盆蔥蓮前。

    “好美!”眼前,朵朵潔白如玉的花朵競相開放,它們面朝陽光,高昂著頭,優雅地挺直了纖細的脖頸。

    這盆蔥蓮花朵潔白動人,也有三兩朵粉色夾雜其中,它被賦予“純潔的愛”的花語,是理所當然。財財是想告訴我,這盆蔥蓮,就像種下這盆花的人和我以及它之間的情感。

    這盆蔥蓮的主人是樓上的小英姐。多年以前,小英姐請人搬運了泥土和磚塊,在樓頂上壘了這個菜園。

    綿軟的土里總是不閑,花草蔬果自由自在地擇鄰而居,建立起友好的四鄰關系,春夏秋冬,按照自然規律花開花謝,花謝結果。

    屋頂上一年四季皆有花草和蔬果,花開四季,果也悠然:薄荷、魚香菜、側耳根、茴香、蒲公英、薔薇、月季、玫瑰、蔥蓮、荷、絲瓜、黃瓜、豇豆、四季豆、油菜、卷心白、空心菜、蔥、蒜……還有十幾年前,我在南山植物園門前花兩元購買的一盆白色杜鵑,開花季節,以示未被拋棄的感激,瘋也似地盛開。

    父親母親未入住前,我把房門鑰匙給了小英姐一套,從此很少過來,有一次她打電話來說:“你家里水管壞了,地板被淹了,我都收拾好了,不要擔心!

    是的,有她,我不必擔心。

    她的母親,多年前離世。幾年前,她的父親離開時,我們一起去送別。那日,她和我第一次緊緊相擁著,久久地哭泣。

    小英姐的兒子,上了大學。平時閑暇的時光,她就照顧著她的花她的菜,自從我父母搬來之后,她開始照顧我的父母。

    今年三月,我的母親患腦梗住院期間,小英姐除了上班,只要休息日,便會熬好羹湯,把樓頂上摘來的菜炒上一份帶到醫院來。

    今年八月下旬,我的父親切除膽囊住院期間,我和侄兒輪流照顧父親,小英姐的休息日,就和我女兒一起照顧母親,洗衣做飯剪指甲……

    我曾計劃在農村租一套閑置的院落,請父母去住,父親打來電話,問:“有沒有小英的一間?”

    我說:“當然!

    就連買一束花,父母也會想著,“記得多買一一束給小英!

    我說:“那是當然!

    小英姐特別喜歡花,她少言寡語,賢淑勤勞,就像這盆蔥蓮,寧靜地無聲地綻放,純潔無瑕。

    每逢佳節和周末,小英姐總會端了好吃的到父母家來,財財守著門口,也等著吃一份節日大餐。

    今年中秋,這棟老樓開始安裝電梯了,安裝工人要進入樓道開始施工了,大家擔心財財會不會看見那么多陌生的人,驚恐傷人,是不是把它栓到樓頂上喂養?那個狠毒的人提議把財財毒死,也不擔心“人在做,天在看”?墒,四鄰們怎么舍得去傷害在這樓道里生活了十余年的財財呢?這里也是它從小到大的家。

    中秋,家家團圓,樓道里的財財,命運將如何呢?它聰明健壯,希望它孤獨的生命,依舊在樓道里,和我們相伴,直到它壽終正寢。

    中秋,年邁的父母已不適合吃甜膩膩的月餅了,我們會聚在一起吃一頓清淡的飯菜,聊聊家常。我得去買幾束花,除了裝點父母家,也讓花兒們在小英姐家里綻放,感謝她這些年來,融入我的家庭,讓我和家人在她溫柔如陽光的微笑里,綻放著粲然美麗的花。

    “上天眷顧我們倆,讓我們又多了一個女兒!蔽业母改刚f著,由衷的微笑著。

    小英姐又擁有了一對兒父母。

    我相信,你若心存溫暖的愛,世界定會對你溫柔以待。

    (文/  葡萄)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